潘长江直播卖酒翻车“套路”深

摘要: 3月初,在一场茅台酒的直播中,潘长江卖力吆喝,言之凿凿声称:“我和茅台公司董事长认识十几年了,昨晚我把他灌醉了,让他签合同给我定价权。”此言论迅速被打脸。放普通人身上,这就是吹破了牛皮丢了脸,但关键是,他售卖的茅台生肖酒优惠价甚至比市场价还高,这便让大家不再淡定。潘长江此举是否是虚假宣传的“实锤”?直播卖酒有哪些乱象?带你一起梳理一番。潘长江直播截图1 直播翻车不是头一遭上游新闻记者看到,在潘长...

3月初,在一场茅台酒的直播中,潘长江卖力吆喝,言之凿凿声称:“我和茅台公司董事长认识十几年了,昨晚我把他灌醉了,让他签合同给我定价权。”此言论迅速被打脸。放普通人身上,这就是吹破了牛皮丢了脸,但关键是,他售卖的茅台生肖酒优惠价甚至比市场价还高,这便让大家不再淡定。


潘长江此举是否是虚假宣传的“实锤”?直播卖酒有哪些乱象?带你一起梳理一番。



潘长江直播截图


1  直播翻车不是头一遭


上游新闻记者看到,在潘长江的直播中,他宣称茅台虎年生肖酒原价是4万多元(一箱),而他可以2万元左右的价格卖给直播间的粉丝。更声称这个价格是他和茅台公司董事长拼酒后的“成果”。


然而,此番言论立即被打脸。首先,茅台虎年生肖酒的价格颇为透明,市场价在4500元/瓶左右。而潘长江直播中的该酒折合4799元/瓶,所谓的“优惠价”竟然比市场价还高。其次,网络上很快有相关从业人士出来“抵黄”,称他和董事长拼酒完全就是子虚乌有。


重庆乐君律师事务所何桐雨律师认为,如果在网络直播中声称的“市场价”高于真实的市场价,那么的确存在虚假宣传的嫌疑。不过,在法律上要认定这一点,首先要能够标定准确的市场价格,这个价格并不是消费者偶然或者是商家促销等特殊情况下买到的价格,而是正常渠道大量销售的价格。


另一方面,在视频、文字广告中可以讲一些天马行空的故事(不能违反广告法的相关条例)来宣传产品。但在直播带货的过程中,必须是以事实为依据来进行阐述的。如果能证明“和董事长拼酒”的故事系杜撰,那么对方也存在虚假宣传的嫌疑。


上游新闻记者还了解到,潘长江直播卖酒“翻车”也已不是首次。去年,网友便热议过《小兵张嘎》里嘎子的扮演者谢孟伟带货卖假酒的事件,潘长江当时连线让其迷途知返,不要再卖假货过度消费粉丝,情真意切地表示:“网络上的东西把握不住。”但很快,潘长江自己便进入直播卖酒的阵营,此事还被网友戏谑称为“潘嘎之交”。


此后,潘长江还在直播中出现过翻车,例如卖1.9万元“纯金酒瓶”等行为,就被多次吐槽。



潘长江直播截图


2  直播卖酒成制假贩假新渠道


白酒因产品的特殊性,一直是打假的重灾区。直播卖酒中的问题,也不仅仅是一个潘长江。


据中新网报道,2021年3月13日315前夕,杭州警方便集中销毁假茅台、五粮液、剑南春等高档白酒13700余瓶。同时,由于直播带货的兴起,直播带货逐渐成为卖酒的一种趋势,也滋生了很多乱象。


据自媒体(卖酒狼)根据消费者提供的视频、图片材料获得的信息,“茅五泸”作为当前白酒行业的三大全国性知名白酒品牌,具有知名度高、热度高、消费者认同度高的特点。这让其成为带货主播的“重点目标”,纷纷上架与“茅五泸”相关的产品。


这类酒水大多会取一个和著名品牌很像的名字,配合“贵州茅台集团十三个酒窖,这是第七个酒窖出来的,所以叫七窖某品”等话术,最后卖198元的低价。


业内人士认为,抛开其具体的单瓶成本,单从宣传、营销手法来看,直播带货的主播确实涉嫌“夸大、虚假”甚至诱导消费者下单。


今年2月底,重庆警方在贵州、湖北等地同步开展收网行动,破获一起特大制售假酒案。其特点便是采取自动化机械流程生产,运用网络直播引流带货的典型制售假案件。


2021年12月29日起,重庆警方多警种联合行动,在贵州仁怀、湖北恩施等地全面收网,经过连续两天的集中抓捕、清查,成功摧毁以魏某、范某为首的制售假酒犯罪团伙,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4名,捣毁产、储、销“黑窝点”4处,现场查获假冒茅台品牌酒成品800多瓶、待灌装基酒3000多斤、制假设备14台、包材2.7万套,初步估算涉案金额1亿元。


被警方查获的假茅台酒


警方调查发现,嫌疑人不仅在制假过程中采用新设备实现贴标流程自动化运行,使用的防伪芯片仿真度极高,肉眼难以识别。还雇佣“网红”制作识别真假茅台品牌酒的短视频,在某互联网短视频平台注册多个账号滚动播放,积聚人气后进行推销,其已先后生产、销售高仿茅台品牌酒约2万多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