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胜东:我能做的只能为你泡杯茶

摘要: 刚刚从纷纷的落雨季节挣脱出来,终于盼到了失踪已久的太阳。泉水叮咚,云雾缭绕,百花争艳,江南水乡新溪口已进入了春天。高山源里的唯一经济作物~~黄山毛峰也跟我的心情一样,欢跃地吐出了新芽。是喜是忧?这些留守在深山家里的老人们也一下子说不出来,其实我也明白,大家心里都祈盼着一个好的收成。 年前,趁着寒冬,老人们互相帮衬,相互照顾,从荒地里早早准备好了柴火,锯段,劈块,晒干,然后整齐的堆码在屋檐...

        刚刚从纷纷的落雨季节挣脱出来,终于盼到了失踪已久的太阳。泉水叮咚,云雾缭绕,百花争艳,江南水乡新溪口已进入了春天。高山源里的唯一经济作物~~黄山毛峰也跟我的心情一样,欢跃地吐出了新芽。是喜是忧?这些留守在深山家里的老人们也一下子说不出来,其实我也明白,大家心里都祈盼着一个好的收成。


      年前,趁着寒冬,老人们互相帮衬,相互照顾,从荒地里早早准备好了柴火,锯段,劈块,晒干,然后整齐的堆码在屋檐下,就连烧饭时剩下的火头,他们也会收集起来,用水滋灭,成碳后晒干,用缸存好,也都是为了今年来烘茶用。


        我。看而无语。因为什么忙也帮不上。能做的只能为客人们泡杯茶。


         茶,各地都有,评价不一。但家乡的茶地依临新安江,海拔800多米,一年四季早露滋润,云雾环绕,加上茶地旁边的百花香味飘迎,所以,泡出来的茶清纯,甘甜,而且还有大自然的花香……


       有空大家一起喝个茶。这已成为朋友,同学,同事等等相互邀请的温馨话语。但采茶的艰辛,却隐藏很多酸涩的故事……天不亮,老人们就起来了,烧饭,喂猪,还要准备好中午山上的干粮,有的甚至打着电筒就走在采茶的路上,因为她们心里害怕去迟了,采不够茶叶,又赶不上好的市场……


       一整天的站在茶棵旁边,眼晴次点的戴上老花镜在茶枝上寻着,虽然动作已经没有年轻时的娴熟,心里却牵挂着茶叶的价格,那可是老俩口一年的生活……中午,可能是烈日当顶,也可能是还在寒冷中发抖,但他们依旧从茶篓旁掏出早上从家中带来的干粮,粗粗的嚼上几口,又重复了采茶的故事……


     日快落了,大家会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议论着今天的价格。家里还有比老人还大的老人已早早准备了炉火,让采茶的老人加工制茶。而有些只能自己再来准备好火炉,再来加工了……也有的就把生叶卖给当地的商贩……


       我能做的只能为大家推荐一杯好茶,其他的我啥忙也帮不上。


上一篇:俞平伯:打桔子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