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直播女王薇娅借壳死灰复燃?

摘要: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中消协律师胡钢:“对于公众的质疑,蜜蜂惊喜社所属的公司应该主动、全面公开是否与薇娅有关联的信息,这是他们作为直播平台商家的义务,平台也应督促其公司主动公开”。2月12日,在薇娅“消失”的第54天,一个名为“蜜蜂惊喜社”的直播间悄然上线。这个看似“全新”的直播间,却充满了“薇娅”的影子。6位主播中,有5位都是薇娅直播间的助播和模特,蜜蜂惊喜社的名字,也与薇娅的公众号“薇...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中消协律师胡钢:“对于公众的质疑,蜜蜂惊喜社所属的公司应该主动、全面公开是否与薇娅有关联的信息,这是他们作为直播平台商家的义务,平台也应督促其公司主动公开”。

2月12日,在薇娅“消失”的第54天,一个名为“蜜蜂惊喜社”的直播间悄然上线。

这个看似“全新”的直播间,却充满了“薇娅”的影子。6位主播中,有5位都是薇娅直播间的助播和模特,蜜蜂惊喜社的名字,也与薇娅的公众号“薇娅惊喜社”相仿,就连直播间的背景画面也与薇娅直播间是同一幅城市夜景图。种种细节不禁引起人们的猜测:“薇娅回来了?”

蜜蜂惊喜社的直播表现也一路开挂,截至3月1日,粉丝数量飙涨至189万。一位内部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对于新团队来说,这个成绩非常少见”。

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蜜蜂惊喜社直播间认证的公司与薇娅并无工商信息上的关联,但薇娅老公董海峰旗下公司的注册地址,与蜜蜂惊喜社直播间认证的公司柏峰文化注册地址同在杭州市滨江区江锦国际大厦内,隔了5层楼。

蜜蜂惊喜社与薇娅究竟有没有关系?薇娅是否是“换壳”复出?蜜蜂惊喜社与谦寻方面“一致沉默”。

中国互联网协会法工委副秘书长、中消协律师胡钢律师在接受红星资本局采访时表示,此前税务部门对薇娅偷逃税款的处罚中,有限定涉税主体公司,如果蜜蜂惊喜社背后的公司不在薇娅涉税主体公司范围内,那么他们的行为是没有关联的,属于单独法律主体。

胡钢律师进一步指出,对于公众的质疑,蜜蜂惊喜社所属的公司应该主动、全面地公开是否与薇娅有关联的信息,这是他们作为直播平台商家的义务,平台也应督促其公司主动公开。


薇娅直播 图据视觉中国

蜜蜂惊喜社直播间粉丝达200万

5位主播都是薇娅时的“熟面孔”

涌进蜜蜂惊喜社直播间的网友发现,这个看似“全新”的直播间,却总能找到点“薇娅”的影子。


蜜蜂惊喜社首场直播

先是直播间出境的6位主播中,有5位都是薇娅直播间里的“熟面孔”,他们常常以助播和模特的身份出现在薇娅身边。

再是蜜蜂惊喜社的名字,也与薇娅的公众号“薇娅惊喜社”相仿,就连直播间的背景画面也与薇娅直播间是同一幅城市夜景图。种种细节不禁引起人们的猜测:“薇娅回来了?”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薇娅的粉丝群中。刘晨星(化名)曾经是薇娅直播间的常客,她告诉红星资本局,最早知道“蜜蜂惊喜社”开播的消息,是在薇娅的粉丝群内,一位群友转发了直播链接。

刘晨星随着链接进入直播间,看到5位熟悉的主播齐声喊着:“我们来啦”、“废话不多说,先来抽波奖”,这感觉与薇娅直播间似曾相识。她顺手点了“关注直播间”,并加入了蜜蜂惊喜社的粉丝群,发现新粉丝群中有不少薇娅“老粉”们的身影。

吸引了薇娅“老粉”们的注意后,蜜蜂惊喜社的直播表现也一路开挂。开播当天,直播间累计观看115万,收获粉丝10.2万人。第二天,累计观看突破300万;第三天,440万;第四天,550万;到了第五天,累计观看数量就进入千万级别。


蜜蜂惊喜社直播数据

红星资本局初步统计,从开播至今,蜜蜂惊喜社的17场直播中,就有14场累计观看在500万以上,有3场突破1000万累计观看。此外,蜜蜂惊喜社还保持着“日播”的频率,平均每场直播都会上50-70个商品,粉丝数量一路飙涨至189万。

一位内部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对于新团队来说,这个成绩非常少见”。

外界质疑薇娅“换壳”复出

蜜蜂惊喜社只字不提

在网友的讨论中,蜜蜂惊喜社被认为是偷逃税款风波后,薇娅复出“试水”的信号。但蜜蜂惊喜社却显得谨慎得多,一直强调:“是我们六个人努力创业的小团队”,只字不提“薇娅”,与其相关的评论也一概不回复。

尽管极力撇清,但蜜蜂惊喜社仍然挡不住大众的疑问:是不是薇娅团队“换壳”复出?

杭州柏峰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柏峰文化”)是蜜蜂惊喜社直播间认证的公司。红星资本局发现,这家成立于2021年8月的公司,从工商注册信息来看,与薇娅等人没有丝毫关联。其法定代表人名为何卫华,名下只有两家公司,甚至搜索不到他与薇娅相关的任何信息。

但红星资本局发现,薇娅老公董海峰旗下的杭州兰海企业管理咨询公司、杭州丰瀚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的注册地址,与柏峰文化的注册地址同在杭州市滨江区江锦国际大厦内,只隔了5层楼。



蜜蜂惊喜社注册地址与董海峰旗下公司相隔5层楼

另据财联社消息,薇娅所在的谦寻方面并未回复其与蜜蜂惊喜社的关系,但已经有多位谦寻工作人员宣传了蜜蜂惊喜社相关资料。此外,红星资本局发现,许多发布淘宝直播预告的微博账号,都将蜜蜂惊喜社与李佳琦的直播预告一起发出,换言之,业内或已默认了蜜蜂惊喜社是薇娅的“替代品”。


蜜蜂惊喜社与李佳琦的直播预告一起发出

“蜜蜂惊喜社”的上线,究竟是薇娅谋求回归的预告,还是谦寻公司趁着薇娅热度尚未散去,以薇娅助播的号召力重组直播间,将薇娅的流量再次盘活,目前还尚待证实。

但相比蜜蜂惊喜社与谦寻方面的“一致沉默”,薇娅粉丝们的态度就要复杂得多。

2月14日,蜜蜂惊喜社开播两天后,发布了第一条微博:“超多惊喜折扣好物轰炸,直播的快乐又回来啦!”在此条微博评论区,有网友留言:“还是薇娅的直播间吗?虽然没有薇娅直播,但只要是薇娅的直播间我依然支持”、“还是熟悉的味道”。

对于蜜蜂惊喜社开播,也有网友持反对的态度:“拿法律当儿戏还想复出?”、“偷税漏税补完了?还回归?”、“违法的成本也太低了,换个壳就复出了”、“坚决不买”。

对此,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宋建武对红星资本局表示,蜜蜂惊喜社以不同于薇娅团队的法律主体出现,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应该以薇娅偷逃税款的事件引以为戒,敲响警钟。


网友持反对态度

新直播间能否吸收薇娅“老粉”?

选品与价格难成优势

陈琪琪(化名)告诉红星资本局,她是从小红书平台关注到薇娅的助播们开始直播的消息,加入了蜜蜂惊喜社粉丝群。她发现,群内不少用户仍以“挚爱粉”自称,并且保持着薇娅粉丝群内的习惯:参与抽奖和提出想在直播间买的商品。

2月28日,电子商务研究所所长崔丽丽告诉红星资本局:“在某种程度上薇娅还是有一定的铁杆粉丝量的,如果大家在知道她不可能复出的基础上,可能也会将这种信任以及选品标准、属性特征等转嫁到其所在机构旗下的资源(或者是新的主播)”。

崔丽丽认为,蜜蜂惊喜社的出现更像是一种尝试,同时也是验证新的运作模式。“我觉得助播出场应该是之前已经有过实践的一种模式,不管是老罗的助播还是类似于辛巴家族的一些尝试,实际上助播是除了主播以外受众最为脸熟的,好像除了让助播打头阵可能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

但崔丽丽也表示:“过去薇娅的流量很难短时间内在一个新人身上进行移植。”数据显示,在被封之前,薇娅的直播间已经有9227万粉丝,是蜜蜂惊喜社的45倍之多。

不过,对于蜜蜂惊喜社来说,收集薇娅粉丝流量并不容易。过去,薇娅依靠超头部主播的话语权,许多商品都能拿到最低价,吸引粉丝购买,但新的助播团队显然无法复制这一点。

陈琪琪对红星资本局表示:“暂时还没有在直播间下单,先看看”,原因是“以前优惠很多的大品牌都没有了”。在蜜蜂惊喜社粉丝群内,也有不少粉丝说到:“争取多拿点大牌护肤品来当福利”。

此外,对于薇娅曾经引以为傲的“选品”,在蜜蜂惊喜社这里,许多粉丝也很难买账。红星资本局注意到,不少薇娅的“老粉”在小红书平台表示:“有些美妆产品不是天猫旗舰店发货了,跟薇娅直播间不一样。”

实际上,在蜜蜂惊喜社开播3天后,同样因为偷逃税款被罚的网红雪梨,其原助播光光也在淘宝开播。有市场声音认为,光光来了直播间背后,同样有雪梨团队的身影。

主播因偷逃税款被罚后,再由助播“探路”,这条路走得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