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余胜东:我能做的只能为你泡杯茶

    刚刚从纷纷的落雨季节挣脱出来,终于盼到了失踪已久的太阳。泉水叮咚,云雾缭绕,百花争艳,江南水乡新溪口已进入了春天。高山源里的唯一经济作物~~黄山毛峰也跟我的心情一样,欢跃地吐出了新芽。是喜是忧?这些留守在深山家里的老人们也一下子说不出来,其实我也明白,大家心里...

    2022-03-25 08:42
    4
  • 食品企业新媒体岗位用工需求快速增长

    “现在新媒体营销势头正劲。正好我之前喜欢玩短视频,曾尝试当网红,前一段时间就应聘了引流专员的岗位,正式上岗后感觉还是挺适应的。”近日入职某企业的新媒体从业人员苗苗说。苗苗是近期哈尔滨市就业市场上的新媒体从业人员之一。记者从哈尔滨市就业服务中心获悉,年初以来,该...

    2022-03-23 15:47
    3
  • 曾凡树:活虾煮面

    晚上,家里人想煮面吃,我便想着煮个虾面吃。煮面比较简单,自然是我下厨。不过我是有些年头没下厨,对虾煮面倒也有些记忆模糊。问了同事,他是个厨艺爱好者,两人稍微交流了一下,对这个菜大致也了解了七八分。接下来,我去某平台上看了下活虾。厦门市民现在被这些送菜平台伺候惯...

    2022-03-23 15:43
    4
  • 春节餐桌是“胃”知的乡愁

    春节的餐桌,绿肥红瘦。风、云、雨、雪、雾的人间气象,让这块方圆之地,情感凝重,泛起了白霜。在这样的地点,有亲人和朋友山重水复的久别重逢,家乡饭菜的冷暖,以及“胃”知的乡愁。那年,二伯一家从济南来。大年初二,许多饭店尚未开门营业,父亲东跑西问,好不容易找了一家小...

    2022-03-23 15:41
    3
  • 俞平伯:打桔子

    陶庵说:“越中清馋无过余者,喜啖方物”,其中有一种是塘栖蜜橘。(见梦忆卷四)这种橘子我小时候常常吃,我的祖母她是塘栖人。橘以蜜名却不似蜜,也不因为甜如蜜一般我才喜欢它。或者在明朝,橘子确是甜得可以的,或者今日在塘栖吃“树头鲜”,也甜得不含胡的,但是我都不曾尝着...

    2022-03-23 15:39
    3
  • 周作人:谈酒

    这个年头儿,喝酒倒是很有意思的。我虽是京兆人,却生长在东南的海边,是出产酒的有名地方。我的舅父和姑父家里时常做几缸自用的酒,但我终于不知道酒是怎么做法,只觉得所用的大约是糯米,因为儿歌里说:“老酒糯米做,吃得变“nionio”──末一字是本地猪的俗语。做酒的方...

    2022-03-23 15:38
    5
  • 汪曾祺:寻常茶话

    我对茶实在是个外行。茶是喝的,而且喝得很勤,一天换三次叶子。每天起来第一件事,便是烧水,沏茶。但是毫不讲究,对茶叶不挑剔。青茶、绿茶、花茶、红茶、沱茶、乌龙茶,但有便喝。茶叶多是别人送的,喝完了一筒,再开一筒。喝完了碧螺春,第二天就可以喝蟹爪水仙。但是不论什么...

    2022-03-23 15:36
    5
  • 草莓的秘密

    草莓的季节似乎很短,四五月里则是它最夺目的时候。鲜红色的心状果体,淡甜的果肉,好象一颗少女的心砰砰的跳动,传递着热烈和申请。每每清洗是都格外小心,缓缓的冲洗、轻轻的抚摸,生怕损害它的娇嫩和爽滑的肌肤。有时还会将一两颗带着叶梗的草莓放在最上面,好让所有的草莓都绽...

    2022-03-23 15:34
    1
  • 曾凡树:从“老坛酸菜”看城乡认知割裂

    央视315晚会让“老坛酸菜”一炮走红,土坑酸菜、脚踩酸菜成为了千夫所指,直接导致几十万一脸懵逼的无辜菜农断了生计。我是很喜欢吃酸菜的,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我就是吃酸菜长大的。我作为一个农村娃,不仅吃过酸菜,也光脚踩过酸菜。当城里人把老坛酸菜方便面扔进垃圾桶的时候...

    2022-03-23 15:30
    5884
  • 鹅是从什么驯化来的?

    “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近1400年前,唐代诗人骆宾王相传七岁咏鹅,至今脍炙人口。而由大雁驯化而来的家鹅,与我们相伴的历史更为久远。最新研究显示,在约7000年前的河姆渡文化的一处遗址中,先民已开始驯雁为鹅。这是中日学者的最新研究成果,...

    2022-03-18 21:15
    4